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2018世界杯外围投注- 2018世界杯外围买球

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 > 网游竞技 > 野人凶猛 > 第七十七章 小小的计谋
第二日夜晚,刚德城塞守军的最后一层城墙外。

    整个世界一片昏暗,深沉的夜色笼罩一切,就连往日夜里明亮璀璨无比的星星和月亮,此刻都已经看不太清了。

    “唉,这场大战还要持续多久啊。”

    一名负责警戒的蛮族战士,举着手中的火把,站在漆黑的夜色当中,眺望远方,想着自己在故乡的家,不由感叹着。

    在他身旁,一名同样跟着他一起巡视的蛮族战士闻言,扭头看着他,调笑着回应道:“怎么,索古达,你想家了?”

    “翱翔于天空的苍鹰也会回到自己的巢穴,咆哮山林的猛虎也会眷恋自己的幼虎,我怎么不能想家。”

    面对同伴的戏谑,名叫索古达的蛮族战士并没有否认自己的想法,而是随口回了对方一句纳克逊人的谚语。

    然后,他先是沉默了一下,再是感叹道:“恐怕,我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去吧。”

    同伴没有回答他,而是看了看夜色当中的刚德城塞,然后再扭头对着索古达低声道。

    “算了,还是别在这个时候聊了,若是让那些巡查者发现了,我们可少不了要被处罚一番。”

    巡查者,正是达阿兹在纳克逊人里众多改革当中的一个,一个类似宪兵队一样的群体,纠察士兵纪律与是否有偷懒马虎的现象存在,而一旦发现,往往惩处都极为残酷。

    而显然,这样地组织,是无论如何都得不到士兵喜爱的。

    索古达了然的点了点头,和同伴继续在刚德城塞的一片废墟当中巡视着。

    ……

    虽然达阿兹已经自信吃定了在刚德城塞当中的守军,甚至将大营直接安在刚德城塞外面,和刚德守军可谓近在咫尺,一副丝毫不怕刚德守军偷袭的样子。

    但事实上,达阿兹并没有真的就如此自大。

    即使优势在握,他也依然还是小心谨慎地安排了数十对专门在夜里关注刚德守军动向的警戒队,让他们在白日休息,夜里警戒,在倒塌的刚德三层城墙当中轮流警戒,时刻提防刚德守军有可能的袭击。

    不过,在很多纳克逊人看来,这显然是很没有必要的事。

    “那群惶恐不安的如同林中松鼠一样的吉尔珊迪亚人,现在应该都在恐惧当中尖叫、彻夜难眠才对,怎么可能还会有胆量来袭击我们呢?”

    而这种思想,在纳克逊人当中,可谓大行其道,就连索古达自己也这么认为。

    因为,在他看来,这些吉尔珊迪亚人确实是已经被吓破胆了。

    自从“神迹”显现已经数日了,数日的围攻,那些吉尔珊迪亚人除了敢在白天他们忙着堆砌土坡时,偶尔抽冷子放几箭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举动了。

    索古达再度抬头看着在黑夜的掩护之下,一连数日毫无动静的高大城墙,除了城头岗楼上星星点点的烛火,便再也没有了能够证明在那城墙之内还有人存在的证据了。

    “怯懦的吉尔珊迪亚人。”

    索古达不屑的撇了撇嘴。

    对于之前还处于部落时代当中的他们而言,一个人的好劣,似乎完全就靠勇敢与否来判断了。、

    而正因为如此,所以即使如拉西亚、顾白一类勇悍非凡的战士,即使他们在双方高层眼中,地位并不算很高,但依然在普通纳克逊人当中享受无数的敬畏,被视作比有神灵庇护的达阿兹还要崇高的人物。

    只不过,拉西亚在纳克逊人当中享有的是无尽的崇拜,而顾白在纳克逊人当中则是无尽的恐惧而已。

    再度随意瞥了一眼城墙,然后转过头。

    “不对!”

    但随即,索古达猛然转过头,看向在夜色掩护之下的城墙,脸上露出凝重。

    深沉的夜色当中,高大的城墙上,隐隐可见有数量不知多少的东西在往下攀爬着。

    “吉尔珊迪亚人想偷袭???”

    索古达的脑海当中闪电般的掠过一个念头。

    “伯特拉斯,快、快吹响号角!”

    他转过头,紧张得催促着自己的伙伴。

    “哦、哦……”

    在一旁,同伴慌忙掏出自己腰间的铜制号角,对准自己的嘴,然后用力吹起来。

    “嘟、嘟、嘟~”

    漆黑的夜色当中,在一阵突如其来的悠长而低沉的号角当中,刚德城塞外,原本平静的蛮族大营突然骚动起来。

    ……

    “没脑子的蠢货,就是你们两个吹的号角???”

    伴随着一个处于愤怒当中、骂骂咧咧的声音,一支大手突然一巴掌扇在伯特拉斯的脸上,把猝不及防的他打了一个趔趄,险些让他栽倒在地上。

    但即使如此,一向性格暴烈的伯特拉斯,此刻出奇的没有反抗,而是在重新站稳之后站起来,面对眼前的人,敬畏地低着头,而站在他身旁的索古达,也一样默不作声。

    在他面前,一个体型强壮的男人,愤怒的在营帐当中踱来踱去着。

    也怪不得他不敢反抗,因为,此刻站在他和索古达面前的,正是纳克逊人,掌管着十几万大军的八大统领当中的一人。

    一个形似鹰嘴的勾鼻梁,还有那双类似老鹰一样的尖锐眼睛,气势凌人的气度,无比彰显了此人的地位。

    “鹰枭者”布尔希亚。

    这时一个外表看起来,比起人类,更像是一头会站着说话的老鹰一样的男人。

    在八大统领,其中五人都已经带着大部分军队去吉尔珊迪亚王国内部劫掠的现在,除了寥寥几人之外,布尔希亚,已经可谓无人能比了。

    在这样的人面前,除非真的没脑子,否则,又有几人敢显露出自己的不满呢。

    “该被死神芬里斯的豺狼们啃噬灵魂的。”

    看着面前的诺诺不敢言的两名士兵,布尔希亚便是一阵气恼。

    当他听到警戒号角吹起之后,刚从睡梦当中惊醒的他,丝毫不敢怠慢,急忙整好士兵,然后匆匆向仅存的那面城墙围堵而去。

    看到城墙上那些隐隐约约的身影后,他迅速命令自己手下的弓箭手进行射击。

    但是,没等他射多久之后,他便发现,城墙上的那些黑影哪里是什么偷袭的刚德守军,分明是一个个穿着吉尔珊迪亚人服饰、被绳索吊着的稻草人。

    在城头上传来的刚德守军的哄笑,以及城头一声声用洛博语说出的,“多谢蛮族之王送来的箭”的声音当中,他黑着个脸,把这两个“没长眼睛”的警戒巡逻兵带到大帐当中,拳打脚踢了一顿。

    在总是是稍微消了一些气之后,他挥手示意让这两个巡逻兵滚蛋。

    比起现在,他更担心的,是别的事。

    “神啊,希望王不要因此而发怒。”

    在士兵面前威风八面的布尔希亚不安的向诸神祈祷着。

    ……

    达阿兹并没有因此的发怒,他在听到了布尔希亚惶恐不安的报告之后,反而是沉默了半响。

    “再增加一些巡逻队。”

    在听到了达阿兹做出的这个意义不明的指令之后,布尔希亚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但还是照办了。

    在此之后的好几天夜里,来自刚德城塞的这种骚扰便一直没有停过,有时一夜几次,有时干脆一夜几十次,令那些巡逻兵烦不甚烦。

    这种迷惑之术,看似简单,但是在深沉的夜色掩护之下,不是稻草人已经被放的很低了,否则根本看不出,实在是难以分辨。

    刚开始,巡逻兵门还会认真的吹响警戒号角,但当每次都发现只是刚德守军的迷惑之计,自己每次都是被上官狠狠地痛骂一番之后,他们吹响号角的次数便急剧减少了。

    可以说,要不是因为实在担心刚德守军可能会突然乘此机会偷袭,他们肯定会再也没有一人胆敢再吹响号角,即使如此,他们每次吹响号角,都是在看到那些往下攀爬的身影之后,仔细辨认再三,才敢决定。

    可是……

    真的每次都是稻草人。

    ……

    “喂,那里又有稻草人来了,你说怎么办?”

    伯特拉斯看着城头上大批攀爬的黑影,他懒洋洋的对着自己身边的索古达道。

    现在,他们实在是已经对这些每晚都会出现的稻草人见怪不怪了,甚至还有巡逻兵抱怨说,他现在一旦看到某些稻草人的身形,他就知道哪个是哪个了。

    为此,他还打趣道取笑道,其中一个稻草人的盔甲都穿反了,那些吉尔珊迪亚人居然都没有发现。

    索古达犹豫着,他走上前,想仔细辨认是真是假。

    “还看什么?这都多次了,有一次真的吗?”

    伯特拉斯不耐烦道。

    确实,当一个人经历超过一百多次这样地袭击之后,也很难有人还能对此感兴趣了。

    虽然如此,索古达还是看了一眼。

    “黑漆漆的,看不太清,但好像……还是那些稻草人吧……”

    看着城头那些被细细的绳索绑着往下的黑影,索古达做出了这样地判断之后,摇了摇头,还是没有再理会。

    “反正,没有反应的话,那些吉尔珊迪亚人也会自己把那些稻草人重新拉上去的。”

    心里这样想着,索古达不经意的朝城墙那边看了一眼。

    但随即,他愣住了……

    那些本应该不会落在地上的“稻草人”,居然落在了地上,而且,那些本该是死物的“稻草人”,此刻居然还有人在往他这边跑……

    恐惧,迅速充斥了索古达的内心。

    “敌……”

    未等他喊完,突如其来的一支箭,射穿了他的脑袋……

    “不应该是稻草人吗……”

    在他脑海当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

    当瞬间射杀不远处,两名试图叫喊的蛮族巡逻兵后,顾白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招不在新,能用就行。”

    这种骚扰的伪装之计,无论是在旧地球历史上,还是《新生》当中,都有着无数的例子,可谓并不少见。

    但是,一个真正出色的计谋就在于,即使你知道,也不好防备。

    虽然达阿兹增加了巡逻队的数量,但在普遍文盲、数字超过十就要数脚趾的蛮族当中,即使他有什么好的想法,也实在难以施展出来。

    所以,他只能无奈的看着顾白的计划一点点的成功。

    “不过……既然达阿兹已经有了防备,恐怕偷袭的成果也不会很大。”

    顾白心里想着,但随即还是摇了摇头。

    “就算是有防备,也不过是把重要物资放在不易被袭击的地方、增加一些警惕地人手之类的事情,除非他真的能令几万蛮族战士日夜不休,否则,终究是会有效果的,这个就足够了。”

    看着漆黑夜色之下,隐约可见的辽阔蛮族大营,面对周围士兵热切的眼神,顾白冷静的挥手。

    “冲!”

    刹那间,喊杀声响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