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2018世界杯外围投注- 2018世界杯外围买球

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 > 网游竞技 > 野人凶猛 > 第九十二章 陷入危机当中的顾白
“锵!”

    再一次用手中长戟拨开眼前一名持剑绷带人的攻击,并反手将其切成两半。

    顾白看也没有看一眼,那被长戟砍中之后就化作灰烬散去的绷带人,而是手中长戟猛然一个轮转。

    “铿!”

    在他身后,一个手持弯刀,试图偷袭顾白的绷带人,被突然倒转的长戟瞬间穿透了身体,也消散在了空中。

    “嘭里乓啷……”

    长戟如风。

    剁、刺、勾、切、片、砍、磕……

    在顾白手中,冰冷的长戟不再是一件死物,反而像是活了一样在顾白手中游走,收割着周围一个又一个绷带人的生命。

    或者,说收割生命也不对。毕竟,眼前的这些绷带人,说硬要他们拥有生命,怎么看都不可信的样子。

    一个个绷带人甚至都来不及给顾白造成丝毫影响,便已经化作飞灰散去。

    不过转眼之间,顾白就已经消灭了十几个绷带人。

    但是……

    不够!

    远远不够!

    在这几乎无穷无尽多的绷带人面前,十几个绷带人的消失,完全造不成任何影响。

    顾白微微一瞥,便可以看到眼前那种种形形色色的绷带人。

    有那正伸出被死白色绷带缠绕的手,试图从枯骨大地当中爬出的绷带人……还有那已经半个身子爬出来,正准备站起身的绷带人……更有已经站起身,捡起地上的武器,用死寂而空洞的眼睛看着顾白,朝顾白走来的绷带人……

    数量之多,已经彻底充斥了顾白的所有视线当中。

    无数双苍白的眼睛看着顾白,一双、一双、一双……

    一直从顾白眼前,一直延伸至那不可视的地平线……

    面对这些看起来都完全一样,全部都由绷带构成,只有一双空洞死寂的眼睛看着顾白的绷带人,任何人都会绝望。

    无法获胜、亦不可能获胜。

    这是人类所无法抗御之敌。

    这些没有呼吸、没有恐惧、不知疲倦的逝去亡者,本该陷入永眠当中的亡者,此刻已经被唤醒,而它们的敌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

    顾白。

    ……

    “兹拉!”

    灵巧的避开了眼前一个绷带人的大剑挥砍,随即将其一切为二。

    警惕的看着周围那些没有直接发起攻击的绷带人,顾白微微喘息着,调整自己的呼吸频率,以试图尽可能的保留体力。

    “哈……哈……”

    喘息着,面对这些亡者,顾白第一次发现,自己不得不承认自己的无力。

    这是完全不可能被扭转的战斗。

    即使他再骁勇善战、武艺无双,也不可能与这无穷尽的绷带人大军对抗。

    他所能做的,只是尽力拖延,以让自己在这里活的更久,为杰米王子那里赢得更多时间。

    反正作为不死的玩家,他所会接受到的死亡惩罚,不过是在数天之内,无法再登录游戏,然后,再以身无片缕的形态,随机出现在《新生》的任意一个地方而已。

    可如果他在此死了,那么,即使杰米王子成功完成了使命,也可能会面临着无法从镜中世界回归的可能。

    到时,失去了唯一国王的吉尔珊迪亚王国、刚德城塞会如何,顾白用屁股想都想得出。

    或许,一旦完成了使命,到时会存在杰米王子被送出镜中世界,完成华丽落幕的可能性,但是……

    顾白不敢赌,其他所有参与其中的玩家也不敢赌。

    他们不敢去赌这个有可能的几率。

    一旦赌输了,那么,他们所辛辛苦苦付出的一切努力,便都化为泡影了。

    “大不了就当是去免费见识一下别的国度好了,反正按照目前的判断来说,人类世界的疆域还是很庞大的,还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去探索……”

    顾白这样想着。

    不过,除此之外,顾白还有着另一个原因……

    ……

    “咔嚓……”

    顾白手中锈蚀严重的长戟,忽然在与一名手持大斧的绷带人的对拼当中断裂开,化作碎片散落一地。

    但面对眼前突如其来的危机,顾白脸上毫无惊讶之色。

    这些武器无论是怎么在这处诡异的地方被保留下来的,但终究已经被风吹日蚀了太久,虽然刚开始还算坚固,但往往支撑不了多久,便会断裂。

    这是精熟冷兵器的顾白,从一开始握住那些兵器时,就已经明白了的。

    他反而是一个恰到好处的翻滚,避开了大斧的削砍攻击。

    虽然稍有狼狈之色,但终究是让他避开了。

    然后,看着眼前正欲乘机砍向自己的对手,他顺手抄起地上的一柄长镰,猛然一记挥砍过去。

    白光一闪,面对的大斧绷带人被干脆利落的拦腰斩断,化作飞灰而去。

    没有停下,也没有时间停下。

    “咚!”

    一声闷响。

    顾白反手将长镰挡在身后,挡住了来自身后的长棍袭击。

    转身看着身后眼神空洞,手持长棍的绷带人,

    他突然开口了。

    “其实啊,从战争一开始,我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痛快啊……”

    仿佛不是置身于杀机四伏的战场当中,而是好友叙话一样,顾白叹息着。

    但与其话语不同的是,顾白那毫不拖泥带水、干脆利落无比的举动。

    一钩一削,长镰直接将面前的绷带人枭首。

    在绷带人死去之时所幻化出的,飞散的灰烬背景当中,顾白又是一个转身,直接将自己身侧的一个绷带人身体割开。

    “我不反对战争,战争是一种必然,是重重矛盾之下的必然爆发,死人,是必然的。”

    顾白自言自语道。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说给谁听,或者说,其实谁也不是,他只是想把积压在自己心中的烦闷与不满宣泄出来而已。

    而眼前的这些绷带人,就成了顾白最好的不满宣泄品。

    顾白的步伐灵活无比,在轻易地晃开了一个绷带人的阻拦后,他随即将长镰反手捅到那名绷带人的身后。

    绷带人消亡之时的飞灰不断浮现,每走一步,甚至每一抬手投足之间,都必然会有一个绷带人被砍中。

    高效、快速,这已是此刻唯一能形容顾白战斗姿态的描述词汇了。

    “但是,我讨厌无谓的战争,更讨厌莫名其妙的战争!”

    突然,顾白脸上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仿佛是感受到了顾白心中的不满一样,他手中的长镰,收割绷带人的速度,也快上了几分。

    “一场简简单单的战争,先是本来不可能会输才对的国王连同众多贵族、骑士一起覆灭,然后,又是突然冒出了什么神谕,天使的灭国举动,再来,更是直接一场地震,把那刚德城塞的城墙给直接整垮了……”

    “去你妹的!有没有逻辑啊?就不能好好打一仗吗???”

    顾白突然愤怒的骂道。

    这些不满与压抑的怒火,顾白从一开始便一直存在。只是,并不喜欢抱怨什么的顾白,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表现出来,而是默默的将不满压抑在心中,以作为自己更加努力的一个动力来源。

    他没法跟那些NPC们说,因为他们无法理解。

    他也无法跟玩家们倾诉,因为他不想让那些相信他、并帮助他的玩家,在费尽心思的想着怎么度过这一危机之时,还要面临着去听他的诉苦。

    而姜薇……

    他怎么可能把自己的不满与怨气,表露给那个单纯的小管家婆呢?

    如果真的说了,顾白保证,他绝对可以看到姜薇给他进行的,种种笨拙的心理辅导。

    所以,他只能压抑着,一直压抑着……

    城头射箭退敌的时候,他压抑着。

    半夜袭营的时候,他压抑着。

    在看到突然出现的巨蛇天使蕾娜亚时,他仍在压抑着。

    而在付出了自己满身是伤、沦为一个血人的代价,单骑冲阵的时候,他还依然还是在压抑着……

    但现在,在这个只有自己和无穷尽绷带人的地方,他突然不想压抑了。

    他只想痛痛快快的和这些绷带人一战方休,好好发泄一下。

    所以,即使明知在这里停留的可能性,几乎只有死亡之后,重新来过的下场,他依然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留在这里,为“皇天后土”们,提供一个坐标。

    他突然一停,面对蜂拥而上的众多绷带人,他深吸了一口气,手中长镰突然平举起。

    “喝!”

    顾白低喝一声,瞬间,仿佛是看到了一道闪电一样,猛然冲入绷带人当中。

    风、雨、云、雷……

    在如闪电一般突袭前进的顾白手中,长镰舞动不休,每一击,都必有一个、乃至数个绷带人被命中、穿透,然后化作飞灰。

    如雷如电,亦如风雨云雾,长镰挥舞之间,尽显肆意骄狂。

    “梦想天生!”

    在闪电突进当中,一个声音怒吼道。

    那一刻,光与影被割裂。

    在闪电突袭之处,一个由飞快挥舞的长镰所形成的幻影出现,遮蔽了周围一切的光线……

    那是死亡的镰刀。

    ……

    “嗬哧……嗬哧……”

    被无数绷带人所包围的顾白,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脸上露出疲惫之色。

    刚刚的那一招,是顾白作为联邦“现实格斗技超能化战斗可能性”研究项目的负责人的少数几个成果之一。

    其研究目的,就是尝试以现世格斗技为核心,试着实现超乎常人想象的战斗方式的研究。

    虽然像这样诡异而又极有可能毫无作用的研究,在联邦,每时每刻都会出现,随意一个联邦公民的突发奇想,都可以进行申报。

    但是,基于研究多样性的考虑,联邦还是批准了顾白的这项研究,即使……整个研究项目也只有顾白一个人而已。

    但是,在众多研究器械的配合下,顾白还是从幻觉技术、时空引力场等等古人所绝对无法想象得到的角度上,研究出了一些“貌似很厉害,实际上没有个卵用”的武技。

    如“无双乱舞”、“梦想天生”等等,就是顾白罕有的几个成果之一。

    虽然消耗体力不小,但其效果还是不错的。

    至少,顾白刚刚一下就清扫出了一大片的空地。

    这成功的为顾白争取到了一定的喘息时间。

    不过……

    看着周围正再度涌上前的绷带人,顾白还是叹息着。

    终究没什么用。

    “嗯?你也觉得这场战争很莫名其妙了吗?”

    在顾白的惊愕目光当中,一个身影从绷带人当中走出,轻笑着,神态倨傲。

    顾白看着他,从喉咙当中挤出一个名字。

    “达阿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