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2018世界杯外围投注- 2018世界杯外围买球

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 > 网游竞技 > 野人凶猛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愤愤不平的列得


    虽然时至秋季,但秋天并没有立刻显露出它的威力,在这深山当中,密林深深,只有些许的阳光从绿茵间落下,在地上形成各色斑斓的阴影。

    但是,看着地面上的这些绚丽光影,牵着马的列得却只觉得无精打采。

    随手挥着手中的木棍,列得一边拨开面前的枝桠,一边口里骂骂咧咧着:“这些恼人厌烦的东西。”

    他口里一边骂着,眼神一边瞥向走在最前方的顾白,也不知道是说那树枝恼人,还是暗指什么。

    不过,当他看到走在前方的顾白好似什么也没听到一样,并没有转过头来,怒容满面的看着他,心里也稍微安定了一些,随即再暗骂一句。

    “该死的贵族……”

    列得,只是一个寻常的镇民,不是卡斯纳伯爵直属的蒂洛沃德镇,而是一位男爵手下的小城镇里的普通镇民,出生于平民家庭,不是什么富商之后,也不是什么战士家庭,只是简简单单、平平凡凡的平民之子。

    在他的童年里,在那狭窄而充满污垢的小巷当中,永远回荡着一群无忧无虑的小孩子的快乐嬉戏游戏声。

    但是,快乐总是不长久的,自从十二岁起,因为自己父亲的意外身死,他不得不靠着自己的块头和一身力气,成为了一个在黑与白的夹缝之间不断游走的佣兵。

    常年充当护卫、兼任杀人之类的刀头舔血的经历,给他带来了不少的伤病,以及遍布身体上下的密密麻麻伤疤,甚至还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两根手指。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被当地的贵族男爵所注意,充当一位护卫。

    本来。这也还算是不错的选择,但是……

    贵族,这一群愚蠢而狂妄自大的群体。他们的每一个愚蠢举动,总是会深深地刺痛他的内心。

    于是。原本的沉默,渐渐变成了不甘心。

    “为什么……为什么那些个个愚蠢的家伙能天生享有尊贵的生活,而我却不行……为什么我就只能是一直为他们充当獠牙……”

    没有什么学识的列得,没办法想通这是为什么,不过,相反的,他反而想到了另一点……

    “为什么,我不能成为贵族呢……”

    在他的心中。不知何时,突然萌生出了一个在世人看来近乎妄想的念头。

    在常人看来,贵族,那是天生的,贵族的后裔永远是贵族,平民的后裔永远是平民,农夫的后裔也永远只不过是平民而已。

    这是一条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为之默认的铁律。

    也正是这条运行了数千年的铁律,维护着整个人类世界的秩序。

    富商可以试图通过与贵族的婚配,勉强跻身于贵族当中。再在岁月的洗礼之下,逐渐让自己的家族变得富有威名,却从来都难以听说过。有平民能够直接成为贵族的。

    这样地事迹,纵观整个人类历史都极为罕见,而能做到的,大抵不是传奇英雄便是一代帝王,也只有他们,才能无视那贵族血统之论,压服一切,成为无可置疑的名门。

    但是,就是他。一个普普通通的佣兵战士,却渴望能够成为贵族。在他人眼中,何其可笑?

    但是。列得并不在乎,成为贵族的**在他心中蠢蠢欲动着,而当他看到顾白时,不同于旁人对于顾白身材的惊叹,外表神俊的顾白,却是瞬间就被他在心中打上了“表面光鲜的无能贵族”的标签。

    在他看来,骑有好马,穿有宝甲的顾白,也不过就是一个仰仗父亲地位的“大公之子”而已,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大公之子,从出现到现在,整个蒂洛沃德镇的姑娘都宛如疯了一样的对其痴迷不已。

    这让他看顾白可谓极为不爽,而这种不爽,在顾白说要进入密林这一刻起,就瞬间膨胀的越发厉害起来。

    “一个没常识的贵族蠢货,即使外表穿的和白天鹅一样华丽,也无法阻止你体内散发出的大便味……”

    列得看着走在最前面的顾白,不屑的撇了撇嘴。

    侦查部队为什么要求全员轻骑?不正是为了最大程度上的发挥骑兵的机动性吗?

    可进入到了这丛林里,骑兵还怎么侦查?

    果然,又是一个无脑子的贵族蠢货吗?

    但是,即使对于顾白再不满,他也不得不跟着这个蠢货不断前进。

    “停!”

    突然,从列得前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顾白一边喊着,一边举起手,示意身后的骑兵停下。

    “吁……”

    列得连忙拽住身后的战马,令他停下,但战马还是顺着惯性前进了几步,然后在发出了一阵嘶鸣声之后,才停了下来。

    然后,在他的注视下,一身重甲几乎不离身的顾白转过身来,面对着面前的十名轻骑,开口道。

    “先在这里休整一下吧。”

    ……

    “呼啦啦……”

    毫无形象的一屁股坐到地上,看着即使此刻,也依然用树枝在地上划拉着什么符号,一副苦思冥想样子的顾白,列得依然愤愤不平的在心里暗骂。

    “没脑子的白痴,真不知道他在地上画那些没什么卵用的东西,有什么用。”

    对于毫无文字和数学概念的他而言,他丝毫不能理解顾白此刻在地面上试图推断最近行途的举动是在干什么。

    “嘶……”

    这时,在他身后,战马突然哼哼唧唧的嘶鸣起来。

    列得扭头一看,多年的经验立刻告诉他,这是因为这匹马想吃东西了。

    “该死的畜生……”

    嘴上骂骂咧咧的,可动作却丝毫不敢大意,从背上的行囊中取出由黄豆、玉米等等精细食物构成的马粮,慢慢喂给面前的战马。

    在普遍山地多的拜耳他行省,战马可是稀缺的战略资源,即使是贵族手中也没有多少战马,以至于拜耳他行省的贵族,普遍都以步兵作为主战力。

    但这并不代表贵族们就不重视骑兵,因为作为骑士,拥有一匹出色的战马是基本,所以,本就稀缺的战马资源就更是不多了。而偏偏战马又是一种极为娇贵的动物,一旦吃得不好就各种毛病,所以,在军中,人吃的差没关系,但战马是一定吃得饱、吃得好的。

    可以说,别看列得是战马的主人,其实,就是把十个列得捆一块,在贵族眼里都比不得这一匹战马。

    看着那比自己吃的都要好的马粮,一边喂着自己的战马,列得心中不由再度暗骂道。

    “该死的贵族……”

    没有一会儿的功夫,短暂地休息时间就过去了,然后,依旧是默默前行。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记得密林的地势开始缓缓抬高,前进如同爬坡一样艰难,纵然是习惯于在山地当中穿行的战马,步伐也有些迟缓了起来。

    至于列得,更是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满头大汗的看着走在最前方领路的顾白,他正想开口问问顾白能否停下一二时,突然,顾白猛地压低了身体,将身体伏在林中,然后他转过头,神色紧张的对着身后的众人压了压手掌,示意不要动。

    不明所以的众人也不敢妄动,全部有些错愕的站在原地,而顾白则是伏在这倾斜的山林中,一点点的向前蠕动前进。

    一点……

    再一点……

    当顾白的身影已经爬到了这处山坡的最远点处,已经几乎让众人看不太清身影的时候,他才停了下来。

    “那家伙干什么呢……”

    列得心里嘀咕着,但也不敢出声,虽然对贵族不爽,可直接触怒一名贵族,列得还是不太敢作的。

    而在列得所看不到的地方,顾白趴在山林顶端处,俯瞰着面前的场景,手不由有些握紧了。

    “居然推进的比我想的还要快……”

    他低声的喃喃着。

    在他面前,陡然正是一处空旷的山谷,不下一片平原一样宽广的山谷当中,遍布着各类形形色色的军营、在这个正值下午进食的时间里,一缕缕做饭的青烟从军营当中飘起,在山谷当中,几乎形成了云雾。

    而顾白,正待在一处山林陡然截断的陡峭悬崖边上,看着这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