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2018世界杯外围投注- 2018世界杯外围买球

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 > 网游竞技 > 野人凶猛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单骑入城


    “踢踏……踢踏……”

    雪地之上的马蹄印连绵不断,而顾白面前,原本被大雪所覆盖的路径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

    而这也就意味着,基尔萨城镇也变得越来越近了。

    很当然的,在顾白的视线当中,便出现了一堵并不十分高大的城墙……还有那些围堵在城墙周围,令顾白的眼角不由直跳,旗帜耸立如云的庞大军队……

    ……

    而就在顾白看见这些军队的时候,他面前的这支军队也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一支军队当中,一名玩家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突然出现在军队后方的一人一骑,摸了摸下巴。

    “嗯?他居然还真的来了?”

    如果顾白看见了他,便会发现,这就是当初那位曾经和他勉强称的上有一面之缘的山贼王——阿卡流士。

    作为拜耳他行省,尤其是蒂洛沃德郡最有军力的一大争霸流玩家,他也加入到了轴心的行列当中,所以,其军队也是这支有些层次不齐的军队当中最为庞大的一股。

    而就在他诧异于顾白居然真的来了的时候,在他身旁,一名全身都被笼罩进厚厚盔甲当中,把自己打扮成了重甲武士一样的玩家用瓮声瓮气的声音道。

    “那个家伙就是顾白?哈,我这就去会会他,看看他有什么资格成为玩家武力第一人。”

    虽然玩家并不是很在乎什么虚名,但是,对于有人在某方面比自己更擅长,显然是这帮心高气傲的玩家所难以忍受的,而作为久负盛名的武力第一人,顾白一直都被很多人所挑战。包括这个正跃跃欲试的家伙也不例外。

    一边说着,他便提了提自己手中的双手重斧,正欲迈步向前。突然之间,冷不防伸出了一只手臂轻巧的将他拦住了。

    这只手看起来并不十分粗壮。却是极为轻易的便将一个体重连带盔甲、武器,共计都不下于三四百斤的家伙,给轻易拦住了。

    随即,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喂喂喂,不是我小看你啊,人家顾白外号野人、非人类,你有什么响亮的绰号啊,还是说……肉山大魔王?”

    说道最后。声音的主人的语调当中显露出了几分调侃之意。

    闻言,重甲玩家瞬间怒声道。

    “别叫老子肉山大魔王,那还不是你们害的?”

    “这怎么能怪我们呢?是你自己不懂赫洛莫文字,又不等我们解释就把那东西吃下去的。”

    “胡扯!老子当时明明有用余光看到你们在我吃那魔药的时候,在一旁窃笑,不就是故意欺负我不懂上古文字吗……”

    两人随即争吵了起来。

    原来,这个重甲玩家曾经在一次冒险当中,误食了能够使人变得肥胖无比、瞬间变成重达一吨还重、看起来活脱脱就是一座大肉山的远古魔药,以至于其几乎花了半年的游戏时间,才能够减肥恢复到联邦人类健美俊逸的身型。

    不过。这在令其落下了一个肉山大魔王的外号之余,还拥有了远远超过寻常玩家的强大力量,就算是力挽九牛都不是空话了。也算得上是有得有失吧。

    但就在两人拌嘴的时候,一旁的阿卡流士却是有些头痛的叹了一口气。

    “轴心玩家不太尊重权威啊……”

    轴心玩家虽然有着共同或是基本相同的利益驱动,但终究不够紧密,虽然都具有相当的纪律性,服从命令,但在此之外,就没人能够驱使的了这些桀骜不驯的玩家。

    只能说,他们反而会反问你:“权威是什么?能吃吗?”

    但对于已经见惯了在军队当中权威巨大作用性的阿卡流士眼中,却只能说深感无奈。

    他在旁唉声叹气着。在他身旁的一名中年人却是笑呵呵的说道。

    “年轻人有活力,是件好事嘛。”

    而对于身旁的中年人不以为然的回答。一向颇为狂傲的阿卡流士却只能是无奈的一言不发。

    无他,当在你面前的是一个年龄超过两百岁以上。从联邦时代早期一直活到了现在的长者的时候,作为新生代的小家伙,你还真就只有乖乖听话的份。

    于是,在看着面前两人依旧没有停止的意向的时候,阿卡流士突然大手一拍身旁的座椅扶手,猛地站起身,暴喝一声。

    “全体听令!”

    此言一出,瞬间,在这小小范围之内的几名一脸轻松的玩家,瞬间个个面容一整,下意识的站的笔挺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玩家个个都性情高傲,但其长期培养出来的绝佳个人素养,也却是对的住这份骄傲。

    纵然平时能够嘻嘻哈哈,但一旦有正事,照样没人含糊。

    缓缓地环顾了一圈四周,看着那些个个摩拳擦撞,热切无比的眼神,阿卡流士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下达命令。

    “现在……”

    他缓缓开口,正准备下达一个军令的时候。

    “嘀嘀嘀……”

    突然,在他眼角旁,一个虚拟提示跳动了起来。

    “怎么回事?”

    阿卡流士心中愕然。

    在这个时刻,他明明已经将一切不必要的提示都关闭了,只有少数几个存在没有关闭,就比如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虚拟讯息上的标识……

    轴心驻拜耳他行省,临时军事指挥部……

    “哒。”

    轻轻一点,点开看了看面前的虚拟讯息,阿卡流士的脸上眉头紧锁。

    但随即,他皱紧的眉头舒展开,面对面前疑惑不解的众人,平静道。

    “全军避让,给顾白让开一条进城道路。”

    愕然。

    所有人都对这个命令感到了愕然。

    “什么?”

    短暂的愕然之后,重甲玩家首先失声质问道。

    他指着军队后方尚有些距离的一人一骑,怒声道。

    “你的意思是,要让我们几千人给他顾白一个人让开道路???”

    面对他的愤怒,阿卡流士点了点头道。

    “没错。”

    在他面前,那掩藏在重甲之后的瞳孔当中猛地燃烧起了一团浓浓的烈焰。

    不是假称,而是真真正正的燃烧起了炽热的火焰。

    在这双炽热的烈焰之瞳面前,阿卡流士的目光也不得不为之避让一二。

    “没错?”

    不等阿卡流士开口,他便气极反笑道。

    “数千名披坚执锐的士兵,给一个人让开道路?你居然跟我说没错?你……”

    “这是军部的命令。”

    未等他说完,在他面前的阿卡流士平静道。

    就是这么两个字,生生将面前重甲玩家嘴中的话给活生生憋了回去。

    重甲玩家的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

    他可以无视权威,但他没法对于自己已经签署了《临时命令协议》的临时军事指挥部表示无视。

    最终,他只能是沉默的转身离开,留下了众人一个不甘的背影,并抛下了一句话道。

    “我听从命令就是了。”

    ……

    在顾白面前,原本将城门出口牢牢把死的军队,就如同是被分开的红海一样,将城门口给让了开来。

    由此,在他面前,一马平川,毫无阻隔。

    而面对如此大大方方的举措,顾白却只能说感受到浓浓的陷阱的气息。

    就像是猎人将一切陷阱都布置好了,就等着猎物主动跳入其中一样。

    而面对这一切,顾白会如何抉择呢?

    答案显然易见……

    轻催身下坐骑,随即马蹄声迅如奔雷。。

    脸上没有片刻的迟疑与犹豫,顾白毫无畏惧的在两侧大军的拱卫之下,径直策马向前,冲入了早已经为他而特别打开了城门的基尔萨城镇当中。

    两侧,万军林立,在众多充满敌意的目光注视之下,但却没有一人胆敢面对这个孤身一骑向前的骑士迈出一步。

    此刻,他们与其说是敌人,倒不如说更像是一群正在接受将军检阅的士兵。

    在众人的视线当中,顾白策马冲入了城镇当中。

    然后,又在视线当中,城门缓缓关闭。

    “轧……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