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2018世界杯外围投注- 2018世界杯外围买球

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 > 网游竞技 > 野人凶猛 > 第两百二十章 驱逐
    目之所及,无不被千百万兆道紫色狂雷所充斥,不过刹那之间,那些紫色狂雷便已将万里碧空的天穹给彻底撕扯成碎片、并以山呼海啸之势朝着顾白涌来。

    在恍惚之间,顾白甚至可以看到那些紫色的狂雷隐隐幻化成手执金戈的上古神人、蛮荒原始的远古凶兽、征战万里的千军万马……它们踏着雷霆而来,手中操执着种种奇形怪状的武器,冲着顾白咆哮而来。

    他可以看到那万千奇形怪状或人或兽的雷霆当中,有头顶日月星辰,身穿华服,赫赫威名即使现在都未曾消失的远古神王,手中挥舞着长戈,口中咆哮着,驾驭着神牛拖拽的雷霆战车向自己冲来,注视着他的空洞眼神当中唯有冷漠。

    他可以看到在那跨越无尽时空降临于此的无敌军队里,在大军的簇拥之下,意气风发的白袍统帅对着自己挥下绝杀军令,军令落下,万军怒吼向前,这位曾经以活人之躯挥师横扫死者冥土的不败统帅,看着自己的眼神当中只有自信。

    他可以看到曾经做下屠龙壮举,在活着的时候傲然冠绝大陆的屠龙勇者,拔出了他背后那柄足足两人长度、腰身粗细的屠龙巨剑,对着自己挥剑咆哮而来,眼神当中充满了浓浓的战意。

    无边无崖,浩瀚无际。

    从视线最左边到视线最右边,视线当中的一切都被雷霆所充斥,目之所及,到处都是森冷的恶意。

    在这千百万亿道紫色雷霆当中,每一道雷霆都是一位曾经在时间长河当中刻录下了属于自己姓名的远古传说的影子,是他们最最巅峰时刻的一道残影。

    在这里,不败的统帅没有遭受主君的囚禁,高踞王座的神王没有被自己的神子所背叛,无敌的勇者也没有被自己的亲友所毒杀。

    此刻的他们,是在他们给予这个世界的记忆当中,留下的最巅峰、最辉煌时刻的影子。

    而此刻。从凡人到神灵,从精灵到人类,这些不同种族、不同文化当中的古老传说都秉承世界的旨意,应诏而来。

    窃取了神灵权柄的何谈日月。以神灵的权柄,号令整个世界,而世界又以无可违抗的旨意,令这些原本停滞在时间长河的记忆当中的残影,以雷霆之躯降临此世。

    或是举着长枪。或是骑着战马,或是御使着战车……种种各不相同的传奇史诗的雷霆残影,冲着自己面前的顾白咆哮而来。

    他们高呼着,呐喊着,咆哮着同一个口号。

    “驱逐!”

    将面前的逆神者驱逐出去。

    神所厌弃者,亦必将为世界所厌弃,世界所厌弃者,则即为世界之敌。

    尘世的土壤必不可为其承载身躯,冥土的星空必不可为其照耀道路,天国的甘泉更不可为其所饮用。

    无论哪里都好。整个世界都已经宣告了他的末路。

    不容于此世!

    ……

    雷霆滚滚,将顾白瞳孔上的一切都给彻底充斥的紫色狂雷,千军万马的奔腾之势在他的瞳孔当中急剧放大。

    握在腰间剑柄之上的手,毫不犹豫的将佩剑拔出。

    “锵!”

    清亮的剑鸣声中,曾经缔造过赫赫威名与无数奇迹的圣剑化光而出。

    面对着自己铺天盖地的雷霆,顾白的声音咆哮而出。

    “赫尔休尼!!!”

    圣剑弥尔萨亚,尘世之名意为“神圣的王者之剑”,但其真名,却是上古语当中的赫尔休尼,意为弱小。

    伴随着咆哮。骤然挥剑……

    “轰!”

    横扫万物的金色光辉刹那之间呼啸而出,与那亿万的紫色雷霆碰撞在了一起,轰然之间,一如天摇地动。又好似陆降星沉,轰鸣与霹雳响作一片。

    好似天神与地神持戈相撞一般,地动山摇都难以形容其震撼,随即,在碰撞的中心点,白光猛然扩散开……

    一切都仿佛陷入到了死寂的纯白当中。

    ……

    而在某处虚拟空间当中。繁忙依旧。

    “俄里斯会失败,我并非完全没有考虑过。”

    在不知星空的面前,圭承志看着自己面前的地图,口中平静的说着。

    不知星空则是迟疑道。

    “那你为什么要让俄里斯去呢?你可以试试找找其他比俄里斯还要强大的异类……”

    他摊开手,脸上充满了疑惑。

    但还未等他说完,一个冷静的声音却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因为我们已经没法再派出比俄里斯更强的人了。”

    在不知星空的愕然表情当中,圭承志的脸色不变,继续低声道。

    “你并不清楚俄里斯的实力和地位。”

    “在狼人当中,俄里斯是无可置疑的传奇,我曾经尝试问他们,有谁比俄里斯还强大的,结果,他们毫不犹豫的告诉我……”

    他转过头,看着面前的不知星空,一字一顿道。

    “没有。”

    ……

    圭承志闭上了眼睛,低声喃喃着。

    “或许有些夸耀的因素,也或许其实是他们判断错了,但是,毫无疑问,在那些狼人眼中,俄里斯是毫无疑问的最强者,不仅仅是狼人当中的最强者,甚至即使算上所有异类,俄里斯也或许称的上是最强……”

    “也就是说……不管这是真是假,至少现在,我们现在真的是找不到其他任何能够单对单与顾白对抗的人了……无论是玩家还是异类……”

    圭承志的声音当中,透露出了些许的无奈。

    轴心把顾白放置在势力威胁排行榜之上,并非毫无原因的,而是因为顾白的强大,确实是远远走在了所有的玩家前头。

    如果论现实实力,并非无人能与顾白较量,但是,在这新生当中,顾白却是每天都在强大。

    他喜欢挑战,喜欢各种各样的挑战,越是有难度就越是能够令他兴奋不已。

    无论是单人破军、还是独自抗衡一个玩家势力,在接近一年的旅途当中,他都几乎是自己独自一人完成,很少假手于人。

    而为了能够应对这些困境,他就不得不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而越是强大,他就越是变得少有敌手,也就越是渴望挑战……

    以至于时至今日,即使是那少数几个能够和顾白比肩的武力侧玩家,其实都只不过是勉强在追着他的背影而已。

    一个非常强大的人,而且还似乎有些嫉恶如仇,并且,最可怕的是他的意志还很坚定,坚定到甚至有些固执,这简直就是大势力的噩梦。

    在这种情况下,顾白就被理所当然的脱离出了单人威胁排行榜当中,被纳入到了势力威胁排行榜当中。

    睁开眼睛,圭承志继续道。

    “所以,虽然有寄希望于俄里斯和基尔萨城镇之外的军队,但我并非是完全就把希望放在了他的身上……毕竟,谁知道那家伙会创造出什么奇迹来。”

    说着,圭承志耸了耸肩。

    然而,并不知道顾白在杀了俄里斯之后,其实就已经是接近油尽灯枯状态的他,当然不会知道,其实此刻只要把城外的军队直接压上去,顾白就只能是束手就擒了。

    当然,即使知道了,他也不会改变任何主意。

    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行动上重视敌人,纵然顾白可能此刻一击就倒,他也宁愿用成功率更大的一个方法。

    ……

    “可是……如果是这样,这样一来,即使是杀了顾白,让他重生又有多大的意义呢……毕竟现在玩家当中,魔法阵传送技术越来越成熟了。”

    不知星空犹豫道。

    伴随着玩家当中对于魔法阵技术的支持,传送魔法阵这一被极度看好的魔法衍生技术,被许多玩家组织纳入研究计划当中,甚至就他所知,都知道有几个专门就为魔法阵技术而出现的玩家组织。

    圭承志点了点头道。

    “对,在最初,我们只是想让顾白重生传送到新生世界的另一个地点,毕竟新生世界很大,靠脚和战马的话,少说也要一年半载才行,到时一切都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反正只要让他没法来干扰我们的计划就行了。”

    “但是啊,魔法阵发展的速度比我们想的还要快,虽然可靠的魔法阵少说还要两三年以上才能完成,但保不齐就突然技术突破,玩家们能够满大陆溜达了,所以啊……”

    在不知星空疑惑的目光注视之下,圭承志低声道。

    “我们准备将他驱逐出这个世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