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崩崩指着里面的东西,给他解释。

    “白色的药片,是你之前给我们的那种,祁阎做了成分分析,复制出了一模一样的,可是药片里的成分虽然是解药也是毒药,老家主要是一直靠这种药维持生命,扛不了多久,所以祁阎给他准备了另外一批解毒的试剂。”

    谭崩崩指着那一排药剂叮嘱。

    “这种药剂能解很多植物的毒性,像是一种万能中和剂,你一定要在给老家主吃完药之后,就给他注射,这样效果最好。”

    谭崩崩说到这里,抬头看了一眼祁阎。

    药剂是他研制出来的,他最了解药性。

    由他来解释最好。

    祁阎正因为她对墨永恒的态度生闷气,对上她的目光,邪气的嘴角微微上挑,冷哼了一声才开口。

    “你就只有用得上我的时候,才会对我和颜悦色!”

    委屈巴巴的。

    谭崩崩:“……”

    祁阎邪眼看了墨永恒一眼,随手拿起一支完全密封的药剂,提到自己的专业,神色变得严谨。

    “墨家老家主的情况我看不见也摸不到,但是你给的那粒药片里含有的特殊毒草我认得,跟它相生相克的草药恰巧也只有一种,所以我大概已经知道墨坤用来控制他的毒药原料是什么,只可惜,我没有办法根据他现在的病症来给他配药。”

    祁阎将手里的药剂放下,呶呶嘴。

    “这就是我能想到的折中办法,这些药剂能在稳住病情的前提下,清理一部分他体内积压的毒素,完全治好肯定是不可能的,先保住命吧!”

    墨呈贤中风又接着中毒,拖了这么多年,就是华佗在世,也不可能让他马上好起来。

    “箱子里有所有解药的配方和原料,你不也是医生吗,自己看。”

    祁阎说完,坐到谭崩崩身边,一脸我是不是很棒,乖巧求表扬的表情。

    谭崩崩难得也没有骂他,还伸手摸了摸他脸上的伤口。

    “疼不疼?”

    “嘶~”

    祁阎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对上她关心的目光,想也不想的摇头。

    “这点伤算什么?他伤的更重!”

    谭崩崩:“……”

    当一只雄性动物,遇见了另外一只同样彪悍的雄性动物,就会瞬间激发他的胜负心和求胜欲。

    小奶狗也会变成小狼狗。

    打完了还会冲着敌人汪汪叫。

    祁阎现在在谭崩崩的眼里,就是这样的生物。

    幼稚,死要面子,还有点……可爱。

    他那点小心思,她也不拆穿他。

    见墨永恒在看药方,她扭头让保镖去拿急救箱过来,准备给祁阎处理伤口。

    祁阎刚开始觉得当着敌人的面上药太丢人。

    可一想到给他上药的人是谭崩崩,就是不能气死墨永恒,也能让他嫉妒死,又麻溜溜的答应了,扭头催着保镖去拿。

    保镖走慢点都差点被他瞪,恨不能多出两条腿能跑快点。

    总算赶在墨永恒离开之前,把急救箱提到谭崩崩面前。

    没等谭崩崩开口,祁阎已经麻利的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衬衣,往沙发上一躺。

    “崩崩,你快来呀!”

    谭崩崩:“……”

    -

    PS:亲妈静静的看着阎王作死,哈哈哈~这六章是补之前欠大家的更新,今天还有六章保底更新~下一次更新,应该在今晚九点~

    求一下月票!我继续去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