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爷爷这么说,田甜很是诧异,“为什么这么说?”

    “上次被他们溜进去,是因为老宅的机关没有完全开启,但这次可不一定了,除非他长了两个翅膀,否则要想进去,根本就不可能。”

    听到爷爷这么说,田甜更是觉得诧异了,“完全开启?难道上次我们过去的时候,机关没有完全打开吗?”

    “当然没有了,要是完全开启了........好了好了,不说这个问题了。”

    见爷爷并不想继续聊下去,田甜也就没有再去追问了。

    回到房间后,田甜总觉得爷爷似乎和她隐瞒了什么,毕竟就一个机关而已,为什么不能和她说明白了呢。

    老宅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为什么姜爷爷和姜奶奶死活不离开那个地方,他们到底在坚持一些什么呢。

    就在田甜想不明白的时候,却接到了来自苏晓彤的电话,“喂,田甜,我已经把第一期的美食拔草视频发在微博上了,你去看看,我们弄的怎么样?”

    听到苏晓彤这么说,田甜真是大喜,“这么快就弄好了,你们真是太有效率了,我马上就去看。”

    挂了电话,田甜就立马找到了苏晓彤他们注册的叫做拔草各类美食的微博点了进去,虽然关注度现在还没有多少,但仅有的三个评论却全都是好评。

    苏晓彤他们第一期去到国家的是法国,由于预算足够,苏晓彤他们在那边叫了各类的法国美食,而且视频里面苏晓彤点评的也很是专业,尤其是在吃完之后,她会有一个自身性价比的评价,就是这个东西到底花这么多钱来吃值不值得,可以这么说,这个是吸引大家来观看的一大亮点。

    不过这个视频也有一些瑕疵,例如剪辑不够流畅,光打的不够,苏晓彤的妆容有一些奇怪,除此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大的毛病。

    田甜把她的观后感发在了微信群里面后,得到了大家一致的同意。

    苏:我看了之后,也有这个感觉,感觉自己抹了那个颜色的口红,和血盆大口似得,估计要是小朋友看的话,都能吓死个几口。

    苏晓彤的话让田甜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

    田:妆容的这个问题,可以请一个专门的化妆师,因为以后咱们的工作室,可能并不仅仅只运营这么一个微博账号,可能会运营多个,那这个妆容的问题就是个大问题了,所以去请个专业的化妆师,就很是必要了。

    齐:田甜的话也是我想说的,化妆师必须去请,还有这个光的问题,是拍摄的摄像机有什么问题吗?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暗?

    ......

    几个人讨论了两个小时,终于把所有的问题全都解决掉了。

    就在田甜他们打算关手机去休息的时候,没想到苏晓彤却在微信群里面发了五个大大的感叹号。

    见到此,田甜和齐玉两个人都是一脸的懵逼。

    率先开口说话的是田甜,“怎么了?你发这个感叹号做什么?”

    听到田甜这么问,苏晓彤连忙在群里面说道,“刚刚我去看微博的时候,咱们的账号还只有五个粉丝呢,你们猜现在有多少了?”

    见苏晓彤这么说,田甜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多了,所以她沉吟了一下才说道,“五十。”

    相比较于田甜保守,齐玉就比较豪放了,她直接回了一个五百。

    “五百,你实在是太小看我了,是一千啊!而且评论也有五十多个了,啊啊啊啊啊啊,宝宝好开心啊!”

    听到苏晓彤这么说,田甜也很是开心,只不过怎么可能短短两个小时,就这么多的粉丝了,他们也没去买推广啥的啊!

    听到田甜这么问,苏晓彤连忙说道,“好像是微博有一个大V,转了咱们的视频,才导致咱们视频粉丝增长这么快的。”

    见是这么一回事,田甜点了点头,“哦哦,我说怎么会突然增长的这么快,继续努力,争取快一点变成百万粉丝博主,到那个时候,我和老齐给你庆功,有什么困难和我们说啊!只要是我们能帮忙的,那我们肯定义不容辞。”

    听到田甜这么说,苏晓彤很是开心的发了一个Q版的嗯的表情。

    工作室那边有苏晓彤在负责,田甜基本上不用去操其他的心,所以她可以把全部的心神全都放在陆信身上。

    不得不说,陆信这个人的狠啊!自打被警察抓进去后,他就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揽在了他自己的身上,而且他也交代了到底是谁在钱大师的工作室配合他偷走了那块歙砚,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钱大家的女秘书。

    那个女秘书平时只是做一些文案上的工作,其他的时候基本上用不到她,但她和钱大家的助理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她趁着对方和她意乱情迷的时候,私下配了钱大家的办公室的钥匙,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导致她能够在钱大家的办公室安装上针孔摄像头还不被人发现。

    虽然早就知道在这个陆信身上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但当得知他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揽在他自己身上的时候,田甜还是很失望。

    大三下半年的课程基本上没有多少,见到此,没啥事的时候,田甜就往古玩街跑,见到她对这行这么感兴趣,田文敬就决定带着田甜去到临市的一个古玩拍卖行去长长见识。

    这次去的拍卖行由于是正规的,所以田甜此次除了钱,其他啥也没带。

    只不过让田甜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在这个拍卖会上见到郑明幸。

    他是跟着他哥郑明利来的,兄弟两个虽然相差了将近二十多岁,但由于郑明利打扮的很是年轻,所以看起来并不像是父子。

    见到田甜出现在这里,说实话,郑明幸也很是吃惊,他来这里,是为了捡漏才来的,虽然他手头上的钱不少,但既然他有了重生的优势,没道理浪费啊!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听说自己大哥提到这次拍卖会的时候跟过来,只不过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田甜。

    她来这里是做什么啊!

    还没等郑明幸上前去询问呢,就见到了田甜身旁的田爷爷,见到此,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