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2018世界杯外围投注- 2018世界杯外围买球

2018世界杯体育投注 > 女频频道 > 欢喜记事 > 第七十九章 道歉
    竹屋内。

    迸发出一阵阵肆意笑声。

    浴桶内,谢景宸两眼望天。

    俊美如妖孽的脸上是浓浓的无奈。

    知道苏锦抽过寿宁公主一鞭子,他就知道寿宁公主和苏锦没完。

    今儿找上门来,他就担心不会善了。

    寿宁公主叫南漳郡主一声表姨母,也算是镇国公府里的常客了。

    整个国公府没人向着苏锦。

    和她对上,苏锦占不到半点便宜。

    苏锦走后。

    谢景宸不放心,几次让暗卫去看看。

    第一次——

    暗卫告诉他,寿宁公主挑衅,大少奶奶没接招。

    第二次——

    暗卫告诉他,寿宁公主抽了大少奶奶一鞭子,鞭子差点被大少奶奶抢走。

    第三次——

    暗卫告诉他,寿宁公主在追大少奶奶,肯定追不上。

    第四次——

    暗卫告诉他,他现在可以改担心寿宁公主了,她正被马蜂蜇。

    而他担心了大半天的人正躲在绝对安全的地方,笑的花枝乱颤。

    谢景宸,“……。”

    他还能说什么?

    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谢景宸想起了东乡侯的行事小心谨慎,想起了他送的几颗珍珠,以及苏锦走之前说的话。

    “放心吧,我有分寸的,”她说。

    “我惹不起她,总能躲的起,”她道。

    她的分寸,她的惹不起就是让寿宁公主被抬出镇国公府。

    谢景宸扶额。

    真的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暗卫添了炭,从下往上看,见他脸色不是很好,担心道,“大少爷,你还扛的住吗?”

    泡了这么久,大少爷皮都泡皱了。

    要他说,大少爷最该担心的是他自己,还不知道大少奶奶什么时候笑够,想起他来。

    竹屋内,苏锦在揉腮帮子,笑的两腮都生疼。

    杏儿则道,“跑了半天,肚子都饿了,姑娘,你要不要吃红豆糕。”

    “尝一块。”

    杏儿把大厨房送她的红豆糕打开,主仆两有说有笑。

    暗卫忍不住,走过去道,“大少奶奶,您什么时候帮大少爷取银针?”

    苏锦这才想起谢景宸来,起身道,“取银针这点小事,我不在,你代劳下不就行了吗?”

    暗卫,“……。”

    大少奶奶施针的手法,和一般大夫不同。

    她扎在大少爷体内的银针。

    他哪敢随便取下来。

    万一出点事,他担待不起。

    苏锦把银针取下,赞赏道,“没想到你能坚持泡这么久,明天继续。”

    暗卫,“……。”

    谢景宸,“……。”

    谢景宸从浴桶内出来。

    那边跑过来一小丫鬟,没敢上前,离的远远的道,“大少奶奶,南漳郡主让你去栖鹤堂一趟。”

    苏锦正下台阶,回道,“去告诉南漳郡主,我跑累了,趴着没力气起来,大姑娘她们要给我道歉,过两天吧,我不急。”

    丫鬟,“……!!!”

    大少奶奶,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大姑娘她们都被马蜂蜇了,这会儿正在看太医,还要她们来给你赔礼道歉。

    这是没蜇死大姑娘她们,继续气死吗?

    “还待在这里做什么,快去啊,”杏儿催道。

    丫鬟连忙转身跑了。

    实在没法把大少奶奶这么挑衅的话说的圆滑,便一字不改的转达给传话丫鬟。

    小丫鬟怔在那里半晌。

    等着这些话一字不落的传到南漳郡主耳朵里,南漳郡主脸都气紫了。

    捅了马蜂窝,把她女儿蜇成这样,还要她女儿道歉?!

    这是要活活气死她吗?!

    谢锦瑜气的浑身直颤抖。

    身子一动,脸上和手背上被马蜂蜇出来的伤扯痛的她直叫。

    太医从药箱子里拿药的手都有点颤抖。

    镇国公府是娶了什么样凶残的大少奶奶进门。

    在南漳郡主眼皮子底下把寿宁公主和她女儿蜇成这样——

    镇国公府已经变天了吗?

    御书房内。

    皇上正在批阅奏折。

    小公公快步进去,道,“皇上,不好了,寿宁公主被马蜂蜇伤了。”

    皇上眉头一拧。

    “御花园里什么时候有马蜂了?这要蜇到皇上那还了得?”福公公站在皇上身边道。

    “好了,被马蜂蜇一下,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宣太医就是,朕待会儿去看她,”皇上心思还在奏折上。

    “不只是蜇了一下,”小公公忙道。

    “两下?”皇上抬头道。

    “……。”

    “至少二十来下,”小公公声音打颤。

    “……。”

    “怎么会这么严重?”福公公惊讶。

    “……。”

    “这是捅了马蜂窝吗?”皇上担忧道。

    把奏折放下,皇上起身往外走。

    到了寿宁公主的寝殿,太医正帮寿宁公主上药。

    皇上看着宫女太监个个脸都肿着,眉头拧成麻花。

    至于疼爱的女儿,皇上看了好几眼——

    没认出来。

    “这真的是寿宁?”皇上问道。

    “……。”

    寿宁公主再也没法强忍着不哭了。

    嚎嚎大哭。

    眼泪划过伤口,火辣辣的疼着。

    皇上,“……。”

    这哭声——

    真的是他女儿的。

    刚刚这句话,他好像不该问,伤女儿心了。

    “好了,好了,别哭了,抹了药,很快就好了,”皇上安慰道。

    皇后脸哏着,抹着眼角道,“皇上,你可要给寿宁做主啊。”

    “到底怎么回事?”皇上问道。

    “寿宁要去镇国公府,臣妾就让她去了,撞上了镇国公府大少奶奶,就成这样了,”皇后僻重就轻。

    “……。”

    “镇国公府大少奶奶也一起被蜇了?”皇上问道。

    “……。”

    皇后心口一堵。

    寿宁都被蜇成什么样了?!

    皇上还关心那女土匪!

    “没有,她没有被蜇,就是她让丫鬟捅了马蜂窝把公主蜇成这样,”宫女告状道。

    “……。”

    “你们这么多人跟去,还让公主被蜇成这样?”皇上眼神不善。

    但凡他们忠心一点,也不会这样。

    宫女太监们心里苦。

    马蜂蜇的时候,自己都没力气跑了,何况是护着公主了。

    要是能跑掉,也不至于这么惨。

    皇上转身坐下,拍桌子道,“到底怎么回事,给朕详细道来,胆敢漏一个字,朕绝不轻饶!”

    宫女吓的跪在地上。

    颤巍巍的把经过说给皇上听。

    宫女太监怕皇上,可也怕皇后啊。

    说的委婉,再委婉。

    把绝大部分错都推给苏锦。

    可皇上不傻,他看了皇后一眼,雷霆震怒,“朕的女儿,带着人跑去镇国公府挑衅,最后被抬回宫了,还要朕做主,你们要把朕的脸往哪儿放?!”

    皇后也知道这事丢人,但想到皇上也被东乡侯欺负的死死的,心里多少好受点儿。

    他这个做父皇的都杠不过人家爹。

    他女儿斗不过人家女儿——

    很、正、常!

    皇后安慰自己,但是没成功,火气还是很大,她咬牙道,“皇上,东乡侯和他女儿蔑视皇家威严,一定要重重严惩!”

    “要严惩,也不是这一次,朕丢不起这人!”皇上豁然起身。

    “东乡侯府那些大大小小的马蜂窝,没事别去捅。”

    “……。”

    “没有朕的允许,不许寿宁再出寝宫一步!”

    “……。”

    皇后脸都气的颤抖。

    更叫她生气的还在后头。

    “拿瓶药膏送去给镇国公府大少奶奶,”皇上吩咐道。

    “……。”

    “再传朕旨意,镇国公府保护不周,让马蜂窝掉下来伤了公主,镇国公府上下罚俸三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