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来报信的班头赶紧补充道:“总捕头,咱们的人还在外面全力查办秦淮花会!”

“赶紧撤回来,赶紧让他们撤回来!这都是误会!”

狄尉源也终于回过神来,这位在南京城内说一不二的总捕头一下子变得平易近人起来。

“对了,刘帮主、沈掌门,两位要办的事情就包在我狄某人身上,能不能帮我引见一下韩公子,刚才这只是一场误会,纯属误会,我觉得对于怎么经办这南都绝色榜,我们公门是有一定发言权的,韩少要办好南都绝色榜,也绝对离不开我们公门的支持!”

刘日城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狗屎运,虽然他跟韩笑宁实际并不熟,但是现在却是开口一个韩笑宁闭口一个韩公子:“总捕头,您放心,我与韩公子是十几年的老朋友了,我有什么事他韩笑宁肯定帮忙,您放心好了,回头我就跟韩公子还有韩司礼说一声,让他们千万别误会,有我在,韩笑宁那边绝对不是问题!”

韩笑宁绝对不是问题那就最好不过了,狄尉源刚松了一口气又立即擦了一把汗:“那刘帮主与沈掌门跟时锦炎时留守熟不熟,不用问了,不用问了,你们如果跟时大人熟的话也不用走我这边的门路了,哎……”

一想到自己无意之间得罪了时锦炎这位南京城内的头号人物,狄尉源就长叹短叹起来,觉得自己这个总捕头的位置坐不久了,倒是他儿子机灵得很:“老爹,时大人不是说这南都绝色榜是府里接下去的重中之重,让我们不惜一切代价办好南都绝色榜,而且还请韩老司礼出山主持大局,那我们就照着他的意思全力支持南都绝色榜,时大人肯定不会怪罪咱们!”

狄尉源用力拍着青衣捕快的肩膀:“平时你有这机灵劲的话那我就敢把总捕头这位置传给你,现在你赶紧带人出去在秦淮河上走一圈,谁办事不力我就砍了他的脑袋!”

“让整个南京城都知道这次南都绝色榜对于咱们南京城的意义,不但事关建设成万国大都会,而且关系着金陵风华新巅峰,关系着传承六朝古都之辉煌……”

说到这,狄尉源直接抢过了留守公署发来的那份公文摇头晃脑地念着:“时留守这文章真是字字珠玑,南都绝色榜绝对称得上时留守的大手笔,目光非同凡响,直接就解决了我们江宁府眼下最薄弱的关键问题,有时大人与韩老司礼领路前行,我们江宁府必然能一日千里再创辉煌!”

可青衣捕头却是心有余悸:“总捕头,这只是亡羊捕牢而已,万一时留守听到风声心里有怨气的话,咱们就不好交代了,还得多使些力气不可!”

刘日城也在旁边敲边鼓:“小狄捕头说得很有道理!”

狄尉源又急得六神无主连连踏脚:“那怎么办,马上通知下去,让我们江宁府的女捕快、女书办都去报名参加这次南都绝色榜,不管有什么理由什么借口都必须参加南都绝色榜,不然别想在咱们公门干下去!”

狄尉源的声音变得有些穷凶极恶起来:“告诉她们这次南都绝色榜事关大局,事关我们江宁府能不能建成万国大都会,关系我们南京能不能传承六都古都的辉煌,事关我们江宁府的千秋大计,谁不参加就是不想在公门干了!”

狄尉源已经变得丧心病狂:“反正谁不报名谁不参加,就是跟我狄某人对着干,就是反对时留守,就是乱臣贼子,谁不参加立即停薪停饷回家好好反醒,想明白了再回公门也不迟!”

落星山沈掌门连声赞许:“狄捕头这办法好,这事情已经成了一半!”

只是那边的青衣捕快却是深知公门内情:“老爹,这么办恐怕成不了气候,你也知道咱们公门之中总共才几个女捕快与女书办,总共没几个更不要说能上南都绝色榜的,我觉得应当跑一跑苏州还有镇江常州那边,那边公门里面漂亮的女捕快、女书办比较多!”

狄总捕头第一时间就拍掌响应:“儿子,你马上替我跑一趟,一定要让那边的兄弟明白我的意思,多借几个漂亮的女捕快、女书办出地来支持南都绝色榜,不管他们要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下来,得让时大人与韩司礼明白我们金陵公门最最支持这次南都绝色榜!”

而伴随着狄尉源的一道命令,整个江宁府公门都是全力支持南都绝色榜,有了公门全力支持事情就变得水到渠成上了正轨,现在彦清风都对狄尉源赞不绝口:“总捕头,多亏你们江宁公门的强力支持,咱们这次南都绝色榜已经成了一半!”

“韩公子说得太客气了,这都是老司礼与时大人的功劳,咱们只是借用他们俩的智慧行事而已,您说吧,还需要什么样的绝色佳人参加这次南都绝色榜,只要您一句话,我们江宁府肯定帮你拿下来了?是女捕快还是女书办,或者是女飞贼还是要女道士或者是女侠、神尼,要不要女药师?或者您想玩几个大家闺秀吗还是小寡妇?反正都只需要韩公子您一句话,咱狄尉源立即帮你搞定!”

彦清风也没想到狄尉源这位江宁府总捕头在这件事上居然如此热情,虽然知道狄尉源是为了自保,但是谁也没想到狄尉源的主观能动性居然到了这等地步,他不但把整个江宁府的公门系统都动员起来,甚至还把依附于公门的一切势力都动员起来入门入户宣传南都绝色榜。

刚才彦清风出门的时候发现官府在那里设卡堵截,原来以为是缉查要犯,仔细一看却是一群公人在那里拿着海报宣传南都绝色榜,谁不好好听一听南都绝色榜的宣讲就要逮进去先关进去反醒几天再说,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放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南都绝色榜即使不是风口上的猪也能飞起来,何况时锦炎特意定名“南都绝色榜”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