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柴油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在三十吨的装甲车体中咆哮,而柴油机的机械传动,带动轴承,给了橡胶轮胎强劲的动力,将挡在面前的一颗砂石碾碎,——这只是联邦的在热涌星球上最初级的战车。猎犬突击装甲车
          用骑士们的话来说,这种六轮装甲车强劲的动力比最猛驯龙还要带劲。当然对部分奴隶兵们来说,坐车并不是好的感觉。也必须躺在驾驶舱内的弹簧床上。如果是坐在里面会吐的七荤八素。
             哒哒哒,哒哒哒,一声声清脆的有间隔的机炮声音在平原上连绵不绝的响着。战争中机炮交火的声音不如鞭炮那样连续。但是每一次点射都是在电子设备的辅助下开枪,毁伤效果极强。
              机炮的子弹打在神殿方的琉璃质战争载具的防弹板上,在正面装甲上,一个个弹丸钻碎了二氧化硅和碳纤维材料制作的挡板,弹孔周围可以看到粉碎造成的白色的粉末。不过裂纹并没有扩张,二氧化硅中的碳纤维让整个挡板并没有如普通玻璃一样粉碎
          在战场上和索木多装甲车载具,形成鲜明的对比的是神殿的体长为重量七吨的四足兽形机甲载具,外形和猎豹相似。
          该机甲正面装甲可以抵挡机炮攻击,现在兽形机甲正面装甲板,就能看到机炮的弹丸会插在上面,并没有穿透。不过为了追求灵活性,四足兽的其他部位装甲并不是很好,这些侧面装甲会被机炮打穿。这也是兽形机甲此时战损的主要原因
            从装备上来看,双方的装甲战斗力旗鼓相当。甚至从机械性能上来说神殿要更好一些。但是战争胜负要说并不仅仅是装备。人是主要的原因。
    ###
            从战斗的第一分钟开始,装甲车集群小队除了在抵挡正面机械兽的同时,就放下了大量的机械步兵,在骑士的带领下大脑植入强制命令芯片的奴隶兵,扛着重机枪占据着有力地形,就地形成阻击阵地。这个阻击阵线在二十分钟内就基本形成了。
            坐在某辆装甲车内的指挥官,看着全息投影地图上,步兵阵地已经形成,立刻命令装甲集群开始大迂回,数百辆战车在一个旋转门迂回到了神殿的后侧。
            数分钟内装甲车组成的旋转门缓缓转动反倒是将这些兽类机甲逼到步兵阻击带上。
            在机械化战争中,步兵的战斗数值远比不上任何载具部队,在大多数战场步兵也决不能单独硬撼装甲军团。但是步兵往往并不是独立面对敌人任何兵种。飞机坦克这些战争的主角在的碰撞的过程中,存在各种时间上和空间上的空隙。(战争中军队体系也符合木桶理论,任何空隙都是致命的的)
              步兵的见缝插针往往是插在敌人军团到底节骨眼上。
               交火一个小时后,当兽形机甲装甲群发现了自己的后方被装甲车捅了“屁股眼”。整个机甲军团的阵脚不断的朝着步兵防线后退。整个散乱的机甲阵线,没有形成集群冲锋,所以凡是被步兵不断的摧毁。
              索木多联邦步兵所在在四十公里的宽大阵线,到处都是激光制导的迫击炮开火的火光,而在这些阵线的正前方,数公里的地方,神殿的部队正承受着精准火炮的洗礼
             顺着炮弹下落的抛物线所指的方向,视角挪移到神殿一方。
           场景1:
            在尘土茫茫的战线上,一位断了腿的机甲控制者,从残破的机甲中爬出,他嘴里喃喃的念着神祝词,在这混乱的战场中这位士兵双耳已经失聪,只能听到嘶鸣。而他念叨的话除了这个星球上的超级观察者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吾是光明使者,吾是光之军团,吾是罪人的噩梦,吾是异端的裁决刃,神之帝国即将崛起,你之国度摇摇欲坠……”这些祈祷词在神殿中,数万人齐声念诵是非常齐声壮观,而现在这位士兵则是试图用祈祷词来摆脱自己现在的恐惧状态。
             然而他抬起头,却看到他生命中最后一幕,天空中用一群鸟儿大小的东西砸了下来。这就是迫击炮#弹,一秒后,他和他曾驾驶的机甲残骸彻底变成废铜烂铁。念诵这光明,在火光中消逝。
            当然也有部分机甲冲过了迫击炮组成的火力网,但是这部分机甲面对的很精准的火力。
              场景2
             拉回联邦的步兵战线上某个坑道中,一位士官正在咒骂着指挥奴隶兵,将导弹发射筒加起来,
            而这位士官则时不时的从掩体伸出头,,透过动力盔甲的远望观察这前方,在这个掩体的正前方三百米,一个看起来有些瘸,后足闪烁这电火花的兽形正在摇摇晃晃的奔跑过来,数吨的重量在地面上奔跑,传来的震颤不断增强,让掩体内士兵能够感觉到这种靠近。
          这位士官缩回了脑袋,动力盔的观察数据,传递给了堑壕奴隶兵。奴隶兵将反坦克炮筒对准了,尘土中越来越近的机甲。
    随着砰的火焰,这些重量二十公斤的反坦克导弹,拖着一条线朝着三百米外的目标发射过去。
           当然瞄准这个兽形机甲的并不只是这一个战斗小组,几乎还有三个地方同时发射了反坦克导弹。
           兽类机甲在设计上注重灵活的。但是就算再灵活,就算该机甲没有瘸保持完好,也依旧依旧是逃不过不过四个线导导弹的锁定,直接在火光中,倒塌成为软绵绵的机械渣滓。
          上述两个场景只是战场上的缩影。
    ###
          72分钟后,战争以神殿一方战败结束。开战前索木多联邦的装甲车数量只有神殿百分之六十。但是战争结果中神殿军团丢失了百分之七十的机甲。然而造成这样的结果,原因就是士兵。
             索木多联邦虽然有克#隆人士兵制造技术,依然要征召自然人士兵。也就是这个原因。
             因为自然人士兵是为了在环境中生存进化的物种,天生就具备在在环境中判断情况的天赋。而士官这个工作,只有自然生长的自然人能够胜任,泡在维生舱中接受电刺激长大的克#隆人对外界反应略微迟钝。
               从克#隆人生产,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而是人类的基因,在培养缸中根本无法发挥出基因效果,聪明的基因如果大脑不使用,那就没有用,运动基因优秀,如果天天躺着依旧是死肥宅。
               自然人在生长中有少年追狗撵鸡随心所欲行动的生命过程。而身体对周围的环境有各种融入身体记忆的应激反应变化。这种应激反应,如同骑自行车,游泳等身体记忆,一旦形成,就极难遗忘。
            而索木多控制着那些亚文明(路颛所来的北洛星球),保持较低的科技,未尝没有廉价控制这些自然人产地的意思。
              这场战争落下帷幕后,路颛也收回关注。
    ###
          场景三,在南方丛林人的基地中,路颛躺在椅子上。手掌拖着一个立方水晶体。该水晶晶体的所有晶格用来记录本次在该星球上的见闻。
    撸串用灵能在水晶记录器,完成了对次战争的观察资料,顺手打开一个空间门,手微微一丢,将这个立体信息硬盘折跃到备用空间中。
            路颛情绪态清了清嗓子评判现在星球上的军事情况
            “双方的战斗目前已轻甲单位为主。初期双方指挥官操作中是以联邦一方占据军事进攻的优势,但是现在的优势是短期的。
            一旦双方将地盘经营妥当,堡垒城市化据点遍布大陆,各个防御要塞,拥有物理防护罩守护,双方的兵种将转为重甲。按照战略游戏术语,就是必须攀科技。制造更加优秀的重甲地面单位,和重型空中单位。
              整个大陆神殿的兵种虽然节节败退,但是四大种族的神殿依旧占据着星球表面大部分地区,神殿势力在大部分地区建造了行星主炮。瑟韦尔而的舰队被迫推往更高的地方。这是一场势均力敌战斗。”
             路颛自娱自乐的进行着战报解说,这些战报解说,路颛有时候还会传给李三祥。将这里的热闹分享给队友。
    ###
               当然就在路颛闲着没事干观察这场战争的时候,忙的焦头烂额的瑟韦尔找到了路颛。路颛随身携带的通讯器又一次响了。而路颛立刻变换会米赫的模样,同时更改了周围的场景。现在路颛并没有将自己混入神殿内部的消息完全高速瑟维尔。
             舰队幽蓝的指挥舱中,瑟韦尔板着脸,看着投影中坐在沙发上的路颛,原本就比较平的胸脯,在不断的起伏中略显轮廓,很显然在深呼吸平复情绪。
           瑟韦尔脸上挤出了一个渗人的微笑说道:“米赫大人,您这段日子,生活的如何。”
           路颛故意没看懂瑟韦尔脸上的表情:“挺好的,我发现我挺适合敢战地记者这一行的。”
             瑟韦尔依旧挂着微笑用威胁的语气说道:“那么你要不要试着挑战一下,在灭绝弹头攻击下,进行战地报告的任务呢?”
            路颛点头道:“如果你们这么做的话,我很乐意看到。”
           瑟韦尔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用平和的语气说道:“并非我的乐意,而是后方派遣了多位七级灵能者来协助我们完成任务。我们在人数上,已经有了签署对有机物星球发动生态灭绝的权限。”
             路颛呵呵,笑了笑说道:“你们愿意签署的话,就签署,我没有任何意见。只是你们准备用什么武器对这个星球进行有机物灭绝呢?”
             看着路颛依旧玩世不恭的表情,瑟韦尔脸上的假笑收敛起来,表情变得冰冷,说道:“索木多联邦的科技,足够对行星表面的生物进行摧毁。,如果你要想见。那就不妨在行星上见证一下。”